沉默的羊驼

厕所

厕所

梦到去南部旅行,中途遇到一个开放的洗浴厕所地。
长时间赶路,憋的肚子疼。本来不想在这荒郊野岭,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洗浴地方上厕所,但是忍不住了。

只是上下厕所,我看着落了很多白灰斑驳的墙壁,屋顶上冒着带有女子香的热气。
还有人洗澡,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我走了进去,推开门右手边是一个厕所位。便池里有乳白色,像是熬了很久的汤。
这种环境下,能看到有人,才会心安。
洗浴地方不大,我转了一圈。一开始只有一个人和我搭讪,走完之后才发现,原来里面有三四个女孩洗澡。

我松了口气,回到刚才的便池。想要把那些看着像肉汤的东西冲下去。
结果,便池就好像堵住一样,丝毫没有下去。我等了一下。乳白的肉汤中心开始溢出丝丝血色。

我冲着里面问道:“怎么冲不下去?”
她们说:“那就别上厕所了,来洗澡吧。”
我:“我不需要洗澡,只想上个厕所。”
她们说:“洗澡的时候厕所就上了。还干干净净,快来吧。”
她们的话有些怪异,为什么要一直引导我洗澡呢?
我:“我只想上厕所,我走了,你们慢慢洗。”

她们不再与我攀谈。

上了回家的车之后,我回头望着那间洗浴地方,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对了,我按下冲厕所键的时候。再看向里面少了一个女孩!!!

网红

网红

“我要报警,警察叔叔你们要救我!”一个身材娇小的长相像洋娃娃一样精致的女孩惊恐的说。

她说她叫夏秋天,是个网红,大概有十几万粉丝。有一天很多粉丝问她是不是开微博小号了。于是她根据粉丝提供的ID 找到了那个小号。

并在那个小号底下质问:“是不是夏秋天的名字让你很澎湃,所以让你冒充我而存在?”是她喜欢的的歌手汪苏泷《如果你还是不明白》里面的一句话。

结果那个小号一点也不示弱,发了一个微博说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之后那个微博发了好多夏秋天的好多还未公开的照片。甚至还有一些有意无意的街道抓拍。

“警察叔叔,她是个疯子!下一步她就打算来杀我了!”夏秋天崩溃的落泪。

而另一边,一个和夏秋天一模一样的女孩。问黑客:“怎么样,查到这个模仿我的疯女人的ip地址了吗?”

花长久【相遇】【兰兰】

“假装什么都糊涂......”

 

二十七岁的年纪,单身回到了小小的县城。

 

“假装什么都瞑目......”

 

在爸妈眼里什么都没有,最重要的还是单身。

 

“小聪明没用 扮小人物完全做不了主......”

 

很不甘心,但是又不得不服输

 

“好像没有念过书 好像不会有感触......”

 

妈妈的小姨的女儿的丈夫的妹妹介绍的相亲对象,在微信上理直气壮的说着自己是公务员编制。以后会怎么怎么样的?长句短句中透露着无比的自豪。但是却从来没问过自己想要聊些什么。

 

“放弃我态度 得到爱情前途......”

 

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爱情是别人眼中的爱情。前途是别人眼中的前途。

 

“我该不敢演出......”

 

不该!木兰听着汪苏泷版的《人情世故》,听到这里心里有些激动,但是转瞬间又熄灭了内心突然躁动起来的荷尔蒙,自己低下头,泄了气似的小声对自己说:“该。”

 

历史上的花木兰是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怎么同是叫花木兰的自己却这么挫,这么失败。花木兰自己心里想着,眼圈禁不住红了。

 

“你这个三年级的小学生,自己操作这么瞎,就不要玩花木兰这么高难度的英雄。”三个小学生坐在一个名叫“花长久”的花店门口的长椅上面似乎是在打王者荣耀。

 

“你一个只比我高一年级的小学生配说我吗?”刚被骂的小学生一点都没有愧疚心理,反而怒怼了刚才骂他的四年级小学生。

 

“哼,至少我不坑。”四年级小朋友冷笑道。

 

花木兰看着好笑,走过去坐在长椅上问三年级的小朋友:“需不需要姐姐帮你打啊?”

 

三年级的小朋友抬头看了一眼花木兰,然后给了花木兰一个带有清晰鄙视意思的眼光:“谢谢阿姨,不用。你们女大学生还不如我们小学生呢!”

 

“哎呦,我说陆晓班你怎么又死了?”四年级的小学生气的打了陆晓班后背一巴掌。

陆晓班用袖子擦了一下冻出来的大鼻涕,放狠话:“你等着李方方,我叫我舅舅。”说着大喊道:“长恭舅舅!我被人打了!”

 

“花长久”里传出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怎么了?晓班。”

 

花木兰登时看呆了,没想到他们小县城里居然还有185cm,长得超级好的,声音又很温柔的男人。但是他看起来像是三十岁了,这样子的年纪、这样子的长相在这个县城里应该早就成家了吧。想到这里,花木兰眼中的小星星又暗淡了下去。

 

“谁打你了?”这个叫长恭的男人无视了坐在晓班身边的花木兰,直接用屁股将花木兰挤走,坐在了那个名叫“陆晓班”的三年级小学生身边。

 

“就是这个孙尚香,我总是打不到她,总是被她打死。”那个陆晓班激动地手舞足蹈。大鼻涕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长恭拿出手绢,轻轻将陆晓班的鼻涕擦干净,拿起来陆晓班手中的手机。花木兰都看呆了,这个时代身上带手绢的极品男人已经不多了。

 

“晓班舅舅你快回来,你这是找死啊!”四年级的学生激动地大喊道。

 

“三杀,666啊!舅舅以后带我。”刚才大喊让舅舅回来的四年级小学生一下子被长恭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征服了。


观维国[妲己*李白]

观维国

“白哥哥,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小小的阿狸委屈的摆弄着自己的尾巴。

“不是啊,白哥哥最喜欢阿狸了。”小白的耳朵在阳光下染上一层金黄的绒毛。

青丘和涂山向来不和。当年小崽崽阿狸被人扔到青丘,整个青丘狐都反对,唯独小白将阿狸收养了回来。

涂山的狐狸的味道在青丘狐看来很是恶心,所以从来没狐狸喜欢和阿狸玩。

有没有一个国度,不在意种族,不在意世俗呢?小白问了很多人。青丘老祖说,观维国吧。那里的人,容世界之观,纳天地之维度。

“阿狸,愿不愿意和白哥哥去这个地方?”

“只要是白哥哥在的地方,阿狸愿意去。”

白马

白马

阿乔很开心,眼里有许久不见的兴奋:“林竹我看到了白马。”

我不解,草原的白马有很多,为什么阿乔会对这一匹白马这么喜欢。

“林竹你知道一个故事吗?马踏飞燕的故事。

其实我就是那只燕子……”阿乔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渐渐缩成了一只小巧的燕子。

“林竹,它找了我好久,他也很孤独,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我会陪他流浪,他答应我保护我一生一世。”

“可是,阿乔你只是只燕子。”我提醒道。

“我不后悔。谢谢你,林竹。”阿乔说完飞走了。

腐草为萤

腐草为萤

“斑驳萤火,妄想过海。”沧海看着刚从腐草里化出来的萤火虫。

“我过不过的去,与你无关,这是我的事情。”那只新生的萤火虫很没礼貌。

“无知。”沧海冷笑一声。

这大概是它化成萤火虫的第一百三十二次,也是它想越过大海的第一百三十二次。

浩瀚宇宙,泱泱大海,它只是只有七天寿命的,身体如尘埃一样的萤火虫。

“曾经有个人说过:君子善假于物。”它附在鹏的翅膀上说:“我好像很多次要过大海了,但是这大概是第一次越过大海。”

它开心的闪了几下光,然后第七天到了。

青丝缕

青丝缕

十四岁的木雨,容貌上出落得美艳。甚至给人的感觉是仙子坠入红尘。她最引以为傲的是她那头顺滑的青丝。

“肖哥哥,你喜欢我吗?”木雨的眼睛笑的弯弯的,里面是藏不住的少女的心思。

“木雨这么漂亮,我当然喜欢了。”林肖摸着木雨的长发。

木雨的眉心却深陷出两个盛满愁思的小窝。

“木雨这么小就有心事?”

“肖哥哥,你们在私塾读书的时候,我有听到过一句话: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肖哥哥有一天我头发变白了,老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林肖噗呲笑了起来:“傻丫头。”

十五岁木雨如愿嫁给了骑着官马回来的状元郎林肖。

二十五岁,木雨有了第一根白发。林肖有了第一个小妾。

三十五岁,木雨有了很多根白发。林肖有了七个小妾。

四十岁,木雨顶着满头白发成了下堂妻。

四十一岁,木雨上吊自杀。尸骨无人收,七天招了蛆虫,发了异味。这才有路人收了。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林肖也从没承诺过木雨她老了,他也会喜欢她。

杏花天雨

杏花天雨

杏花村有一位陆姑娘酿了一手好酒。当时世上流传一句话:千金难买陆家酒。这位陆姑娘每月会酿两坛酒。一坛用来卖。一坛用来考核想要和她学酿酒的人。但是来这里的人大多为了贪便宜,心有贪念酿出来的酒必定不是上乘的酒。

所有带着贪念来当酿酒师的人都消失了,莫名的。陆姑娘身子在二十八岁以后突然变得很糟糕。她还没有找到继承的酿酒师。

于是她开始不卖酒了,专心招收酿酒师。第一个月两个人,第二个月四个人,第三个月八个人……她到死也没有找到那个可以继承她酿酒师位置的人。

杏花村的村民清理她的屋子的时候,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这是杏花村二三十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雨。仿佛在哀悼这个英年早逝的酿酒师。

大雨停了,村民赶忙去后院看她遗留下来的那几颗杏树是否安好,却赫然发现大雨冲出了树下无数的白骨。

墨魂笔

墨魂笔

你相信这世界上所有的物品都在自己的灵魂吗?

刘念弟是刘家第二个女儿。她还有一个姐姐叫刘招弟。兵荒马乱的年代,家徒四壁,父母仍旧想要一个男丁,可见其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有多严重。

刘念弟和其他女孩子很不一样。村里所有女孩子都学女工,只有她偷偷从自家后门经常溜出去,去私塾的窗户底下偷听陈夫子讲课。

当然她偷听的次数多了,总有被发现的一天,只不过她觉得发现的这一天天太早了。陈夫子并没有像村里的人一样嫌弃念弟是女孩子而怒斥她不应该读书。而是叹了口气,从房间拿出一只笔。念弟学着男孩子的行礼方式对陈夫子表示感谢。陈夫子只是摆了摆手:“这支笔本就是你的。”

念弟一如既往地,在私塾窗户底下偷听陈夫子讲课。有一天她感觉她可以去参加科举考试了。她向陈夫子告别之后,女扮男装上路了。

考场上,念弟取出那只笔,想要洋洋洒洒的写下自己的鸿鹄之志。结果,不等她蘸墨挥毫,笔自己流出了血墨,控制着念弟的手洋洋洒洒写下了千字咒骂皇帝荒淫无道的文章。

她至今不知道自己怎么被送上断头台的。刽子手刀起的那一刻,她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不同的朝代,不同的男子拿着夫子送给她的笔。在断头台上仰天大笑。头断,血迹浸染了那只笔。

她突然懂了,掏出笔,仰天长笑。头断,血浸染了那只笔。

多天后,陈夫子走上了断头台捡起了那只笔。叹了口气。

十年后,华阿还是去了青隐山。衣衫褴褛,不似曾经大小姐的模样。
一阵奇特的雾飘过之后,十年前的小和尚,依旧拖着那把和他身高一样大的伞走了出来。“小师傅,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如此这般模样?”华阿惊奇的看着现在只到她腰间的小和尚。
“我也不知道。”小和尚坦言到。继而又说:“华阿小姐可是遇见那个人了。”
华阿愧疚的点点头。若是自己一早知道舍允是命运多舛之人,就来青隐山找小师傅,后期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了。她好后悔。
“一诺大师”舍允从树后有了出来。“舍允愿意放下执念,回到八苦伞中。只愿华阿一生富贵平安。”舍允贵在一诺面前恳求。
一诺抬头看着华阿惭愧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说:“舍允,你可记得这是你的第几世?”
“第十世。悲凉命。”舍允苦笑道。
舍允说完,一诺手里的八苦伞缓缓升起,打开。“佛说,人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恨憎,求不得,放不下。”一根伞骨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从伞中剥离了出来。
“舍允,十世功德,蛇骨归位。”话毕,一诺做了下来念起了佛法。
舍允化身为一条玄蛇,迎上了那根骨头。之后那根蛇骨融进了舍允的体内。
法成。
“舍允,接下来的路都是你自己的了,无关苍生。你可想好归路?”
舍允巨大的蛇身盘旋在空中,对一诺说:“我乃玄蛇一族首领,自然要回到玄蛇之地造福子民。一诺大师,玄蛇一族重情重义,舍允今日欠你一个人情,他日若有事相求,舍允定当竭尽相助。”
“那华阿这段尘缘呢?”一诺看着华阿。
“华阿自知与舍允缘尽,自当不负舍允为我求来的一世平安。回到京都,华阿会好好过完这一生。”一诺叹了口气。
化仙的舍允眼神里已经没有了杂尘,忘却了人间的一切。但是从华阿和一诺的对话里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但也仅仅是知道,并无越举之想。
华阿,舍允与一诺小聊了一会儿,便告辞了。一个向北,一个向南。
一诺看着两个人头也不回的走啊,走啊。才知道原来一段缘分尽了,竟然会这么悲凉。